【全职/喻黄喻】话唠剑圣养成计划(一)

原著向,喻黄喻无差,私设多,打着剧情向的糖。
前排提示文风很矫情(。而且扯淡

(一)颜控要从小做起

荣耀联盟第三赛季末,蓝雨战队第二任队长方士镜在季后赛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退役,并公布蓝雨的新任队长喻文州与副队黄少天,台下众记者哗然。

正在直播本场记者招待会的荣耀论坛里,评论众口一词,让未出道的新人直接继任队长与副队,蓝雨果然够胆大。

而一部分资深蓝雨粉则表示强烈期待。


这是即将出道的四期夏休例行聚会。

喻文州微笑着看向餐桌对面正忙着和李轩争论南北差异究竟有多大的黄少天。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十七个年头了,他想。

很多人都以为喻文州和黄少天初见在蓝雨训练营,实则不然,他们在幼时本就住了对门,从小玩到大,又何来初见之说 。

喻文州依稀还能记得,那时他与黄少天都是四岁多点儿的小豆丁。赶巧,某日对面刚搬来的黄家父母来串门,难得带了小时候有些体弱的黄少天出来认人。两家大人在门厅坐着说话聊天儿,寒暄没几句,便让孩子们去喻文州自己的小房里一块儿玩着,美名其曰:培养感情。

彼时的黄母一脸忧虑,只怕小少天出门得少,说话也少,与人交流怕是有什么障碍。知道对门家的孩子与大人对话时毫不怯场,言语间却也很有几分逻辑,看着倒比实际年龄大了些,就琢磨着让两人多相处,看能不能把自家孩子也带一带——也不非要像人家那样能言善辩,只要与寻常孩子无异,也就随他去了。

然则她必定不会想到,这一带就彻底停不下来。


小时候的喻文州惯会看人眼色,虽大部分话都一知半解,但目的倒是清楚,不过就是让旁边这个看上去沉默寡言的小男孩儿多说几句话,能有多难。大不了多逗逗他,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拿来扯几句。总的想来,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于是喻文州就这么做了。

他很听话地拉着黄少天去了自己的房间,拿着PAD给他看那时候男孩子都很喜欢的游戏,小手一指,豪爽地让他拿去随便玩儿。然而黄少天并不说话,也不看那个所有人都喜欢的游戏,只是安静地坐在床沿儿上,吃着香蕉奶昔,只歪头盯着它们原本的主人——喻文州。

饶是心智强于大多数同龄人的喻文州也被看得有几分不自在,于是又翻箱倒柜地找出来他平时玩儿的多的小玩意儿给黄少天看,又不停地对他说些自己觉着有意思的趣事,没过一会儿就有些累了,然而他回头看着依然毫无兴趣开口的黄少天,突然感到一阵不知名的悲伤,毫无原因地在心底蔓延开来。

喻文州实在累得不行,又问:“黄少天,你到底喜欢什么?”

从进来到现在一直矜持着不开口的黄少天:“我喜欢你呀。”

清亮的童音似是甘泉,在尚且不知事的小喻文州心里忽地打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泉眼,潺潺而来。

很久之后,喻文州才晓得,那种感觉名为挫败,酸甜并蒂的挫败。


“少天啊,新房子住着还喜欢吗?”

“听说这个小区环境挺好,大多都是一家三口,正好,你也可以有些朋友一起玩儿。”

“为什么总是不喜欢说话呢,哎,等过几年上了学就麻烦啦。”

“早上出门的时候碰见了隔壁的夫妻带着孩子来晨跑,他们家也有个孩子,比你大半年。”

“名字倒是挺别致,叫喻文州的,一看就很听话的那种。”

“长得还真是不错,也不是特别帅气可爱,但就是看着很舒服,像块儿暖玉似的。”

“不如带你过去串个门,那孩子还真是很会说话啊。”

“就这么定了吧,少天来,我们去换身衣服。”

“第一次登门总要给人留个好印象嘛。”

……

刚买回早餐的黄母看上去兴致很高。

对于出门,四岁的黄少天,原本是拒绝的。

然则一来他耐不住自家老妈忧心忡忡的唠叨,二来听到好看二字,忍不住就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喻文州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向往。

于是后来的结果,黄少天还是去了。

他见大人自顾自地聊,也一直没看见喻文州,想着没人注意,就打算溜回家去。然而知子莫若母,黄妈妈不动声色地把自家孩子拉到身边,正好两个母亲说到喻文州,喻妈妈就叫了在屋里玩儿PAD的喻文州出来,让他带着黄少天一起。

喻文州确实长得甚好,那时候就可见的五官和谐气质卓然,笑起来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后来的后来,黄少天说,喻文州一笑,就像运筹帷幄的大将,好像没什么能难倒他似的。而那会儿才四岁的黄少天想——这人真好看啊,母上诚不欺我。

他跟着人进了喻文州的房间,里面纯蓝色的墙壁上贴着照片和动漫海报,房间不大,只放了一张足够睡到成年后的单人床,一个书桌,一个不大不小的衣柜,还有两把纯黑的木质椅子。书桌是靠着窗的,上面只摆了笔筒和书本,正前方有小碎花的米白色窗帘被拉开,午后的太阳被窗外树荫裁剪成斑驳的光,和喻文州一样,透着让人安心的明亮。

喻文州站在书桌前,被光影切成形状不规则的朦胧模样,黄少天就坐在床沿儿上,很专注地看着喻文州,全然不顾对方正满头汗地跟他说话。

他恍然回神,听到喻文州说:“黄少天,你到底喜欢什么?”

黄少天不自觉地笑了出来,他跳下床沿,只看着他,答得简单而直接——

“我喜欢你啊。”他如是说。

却也深入心底。



这会儿餐桌上正聊到小时候的糗事,李轩苏沐橙一众瞎起哄的激着让喻文州爆料,他突然想起这则旧事,就简单说了几句,再问只是笑而不语。待大家乐完,身边那个在他说话时只顾埋头狂吃的人突然抬头——这是作为一个颜控的基本修养!黄少天一本正经地为年少无知的他辩解。

喻文州微微一晒,顺手给人递了纸巾,示意他擦擦嘴角的饭渣。

——那些被埋在记忆深处的小事情,值得铭记的从来都不是原因。

tbc

评论(6)
热度(17)

© 君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