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无差]你看起来不是人2

让我们将时间调回到十分钟之前。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从宿舍的单人床上起身。

他刚打完总决赛,作为霸图的战术指挥和治疗,压力和消耗无疑是极大的,接任队长后的交接事务虽然不是很多,但足够他忙一阵子了。这种时候,即使理智如张新杰,也难免会有些莫名的焦躁和兴奋。而这些情绪的表现方式也很明显——比如比平时晚睡了一个小时,比如直接忘了每晚的查房,再比如,对声音的感受变得更为敏锐。

窗外传来的蝉鸣和楼下的喊声交织混杂,在脑海里汇集成一片虚无的嗡嗡声连绵不绝。努力无视这些声音,并在床上坚持躺了二十分钟还没能入睡的张新杰到底还是没忍住,起身拉开窗帘一看,才发现是睡前没关窗户,他愣了愣,准备把窗户关上——然后就可以安心睡觉了。

不过霸图的隔音确实需要加强了。张新杰想。楼下的喊声实在是太有气势了。

于是他伸手将窗面推向一边——

“嗡——”
“~!@#%'&*?——%@”?!”

张新杰皱眉,他似乎听到了韩文清的声音,不清不楚,但辨识度极高,有些沉,还有些隐忍的喘气声,夹杂在一声响亮的蝉鸣中,愈发明显。

而这,都是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出现的。

他又将窗户打开,仔细地捕捉着刚才传来的声音,然而,结果却再无痕迹。

张新杰感觉有些不对,说不上来的心慌,这和之前的焦躁完全不同。而他的第六感,在某些时候可是异常敏锐的。

他决定去韩文清的房间看看。

——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新杰理了理思绪,对着面前表情复杂的二人问道。

——那是他的队长韩文清,和他早已退役的对手叶修。

“啧,我就说今晚不该出来的。”和平时有些不同的叶修微微张嘴,露出舌舔掉脸周围的血迹,他伸手拉开身后的窗户,在晚风的包裹中跳了出去,深红色的瞳孔和说话时露出的尖尖虎牙,似冰线一般,在须弥中留下一缕微光,随风而逝。

有种迷之熟练。

他在空中对屋里的二人挥了挥手:“沐橙让我帮忙带句话:壮哉我大兴欣——”

韩文清和张新杰:“……”

韩文清对着叶修的背影挥出一拳:“滚。”


[第一夜]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二点整,在血族的世界里,这将是一天中美妙夜生活的开始。

韩文清对着大开的窗户一脸憋闷地揉眉心。
“……队长,我可以关窗了吗?”自我调控力强大的张新杰问他。

“关吧。”韩文清说。

然后他们一人坐在床上,一人坐在书桌的椅子上,相对无言。

张新杰又将方才的问题问了一遍:“这是怎么回事?”

“咳,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叶修是只吸血鬼。”韩文清望向窗外,一轮圆月在云层的遮掩下渐行渐远。

“……”张新杰沉默不语。

“等等,你们人类?”他又开口,指出韩文清话里的违和。

“是的,我属于狼人种,和叶修那类纯血种都算血族。”韩文清平淡地说,语气让他唯一的听众忍不住以为这只是回答“今天天气不错”这种问题——
然而明显不是。

今天果然惊比喜多。张新杰想。

“这些我知道没问题吗?”他这才反应过来以上对话的信息量。

韩文清依然淡定:“没事,虽然没有人知道更好,但其实也没什么,这在现在是很正常的事情,新杰你不必多想。”他安抚地拍了拍对面明显有些懵的副队。

“……那你们刚才……”张新杰平静下来,于是又问。

“血族的特性是满月的时候会发狂,吸血种在这个时候需要吸食狼人的少量血液以防伤人,而狼人同样需要吸收吸血种吸血时分泌的特殊唾液,作为类似抑制剂的东西避过满月。异族驻人界办事处为了防止异族伤人引发不好影响,会在我们申请离开我族领域进行历练的时候要求狼人和吸血种必须结伴而行,并且彼此之间关系不能太差。如果发生恶性事件会执我族死刑。”韩文清面无表情地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他继续说:“所以我当年是和叶修一起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谁都不服谁,就约定每次满月都找彼此打一架,然后再进行抑制。少年心性到之后就没什么了,倒是这约定一直没变,也有挺多年了。”

“原来是这样。”张新杰觉得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他一个晚上,也不知道能不能消化得完。

“这事别说出去。”韩文清对他说。

“队长放心。”张新杰一本正经地答,“那我先回去睡了,队长你也早些休息。”

“好,晚安。”韩文清点点头。

评论(2)
热度(38)

© 君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