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记忆碎片_1


非正统原著向
喻文州主视角


0.


很多年后,中国荣耀国家队目前历时最长的领队兼现任荣耀职业联盟主席——喻文州先生在——接受某家一线电竞杂志采访时,对方问他——喻主席,你最珍贵的回忆是在什么时候?


——是最初在蓝雨战队训练营的时候吧。
喻文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虽然语气有那么一点不确定,他却笑得温暖而满足。



1.那是一个不太美好的周末,湿润又闷热的空气充斥屋内,窗外则是大雨淋漓,无数小小的雨点一齐坠落下来,敲打着窗户的声音一刻不停,让人烦躁。
喻文州站在客厅,他的父亲在一旁看新一期的报纸,母亲在厨房做早饭。他们时不时地瞟一眼喻文州,眼神传递着明晃晃的担忧和谴责。

整个家里的气氛非常压抑,没有人先开口说话,这和他们家的日常非常不符。喻文州想了想,去厨房问喻母:“妈,要帮忙吗?”

喻母叹口气,愈发担忧,她挥挥手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把这些端过去吧。”

喻文州对她笑笑,把装盘的食物依次拿到餐桌放好。他们家的早饭向来很丰盛,喻母太喜欢做饭,又很注重养生,也是因为这个,喻文州从小运动量就挺大,不然就真成横向发展了——比如他爸。

“爸,吃饭了。”喻文州说。

喻父慢吞吞地起身,把正在看的报纸叠起来,整齐的摆在茶几上。喻母这时也从厨房出来了,他们三人一起坐在餐桌前,但没有人先动筷子。喻父看了眼面前冒着热气的艇仔粥,沉默一瞬,说:“饿了的就先吃点吧。”

于是三人都开始喝粥。

过了大概五分钟,喻母起身,把三只已经空了的碗拿到厨房,然后重新坐下,等喻父开口。

“你想清楚了吗?”喻父看着喻文州。

“会产生的后果、退路、有希望的未来,以及它们发生的可能性,这些我昨晚已经给您算过了。”喻文州直视着喻父。

喻父揉揉眉心,又说:“数据在生活中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没错的,所以我这不是需要去实践吗。”喻文州不慌不忙。

喻母这时开口,她更多的是对喻文州未来的担忧:“别的方面你确实很好,但这个……”她顿了一下“荣耀,你怎么就知道,一定可以当上职业选手呢?你为了这个放弃学业……值得吗?”

喻文州认真地看着他们:“说‘后果我自己承担’这种话没什么用,但我不会让你们为我担心,这句话在我5岁之后已经开始履行,结果如何,爸妈,你们最清楚。”

“就算我当不上职业选手,还可以去做技术人员,还可以去公会当职业玩家。而荣耀这个游戏和职业联盟的前景,你们这两天也看了很多。”但谁不想在比赛场上赢下无数荣耀呢——喻文州没说出来。

喻父忍不住开口打断:“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去?”

“因为我喜欢它。”喻文州用不大却坚定的声音,对他的父母说。

蓝雨,索克萨尔,还有荣耀。




后面的事情似乎有些顺理成章,喻父喻母向来也不是喜欢干涉孩子决定的人,哪怕喻文州这个决定险之又险,但既然他已经想好了所有的事情,那就放行。这份决心对喻文州这种在之前的15年里可以称作“清心寡欲”的少年实在很难得。虽然还会责怪他让父母担心,但在这个还可以尽情玩闹的年龄,喻文州已经如此思虑周全,喻父喻母大抵是骄傲又难受的。

所以去吧,想好了就去吧。






2.

喻文州来训练营的时候是一个人坐地铁去的,离家也不是很远。喻母执意要送他,喻文州没让。他那时只想不应该让父母再多操心了,却没想到这份操心放在他身上有多难得。

蓝雨租下了G市市郊一栋有些陈旧的三层小楼作为训练营,周边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气,但对战队来说倒是刚刚好。训练室在一层,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尝试专业的训练软件了,每个人都安静而专注。食堂也在一层。喻文州转了一圈熟悉环境,然后上二楼去已经分好的宿舍放东西。他的行李不多,只是些日常换洗的衣服和个人用品,还有他自己用攒下来的压岁钱买的新款手机和一台中高配笔记本,简单又齐全,就跟他这个人一样。


去战队那边报道的时候是下午三点,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下来,喻文州本来已经下了楼,不得已又回去拿了把伞。战队距离训练营隔了一条不宽的马路,也是三层小楼,只是环境更好一些,大铁门里还有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绿化也做的不错,大厅的瓷砖几乎可以照出人影,可以看出打扫收拾的人很用心。喻文州来到二层第一个办公室,负责训练营招生的人叫梁易春,听说本来是公会的,不过初期都是这样,大家都是蓝雨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梁易春在喻文州的报名表上签字,然后把表和训练营注意事项之类的东西一起递回去,整个过程非常安静,最后喻文州拿好东西道了声:“谢谢前辈。”
梁易春抬头对他笑笑:“不谢,我也不是什么前辈,叫春……不,大春就行。小喻是吧,加油,你们可都是蓝雨的未来。”




喻文州想了想那声没说出来的春哥,笑着应了声。



离开战队大楼时雨已经停了,阳光暖融融的抚过全身,舒服又惬意,实在是很难得的好天气,喻文州走到一楼大厅时,看见有几个人人正往战队的训练室走去,其中一人大叫:“老魏!咱这次比赛一定得给叶修那家伙好看。”


“那必须,也不看看老夫是谁。”旁边那人咧着嘴大笑,手里那盒烟被他漫无目的地抛上抛下,但总是可以精准地接住。

那是魏琛吧,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啊……还有战队的人。喻文州想。

他和他们在蓝雨战队的大门口擦肩而过,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报道完之后的整个下午都没什么事情,战队方面主要是让这些孩子们先熟悉下环境。这里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离开家,有些不适应的地方在所难免。喻文州看了看用A4纸打印出来的时间表——日常训练是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一点到晚上五点,其他时间可以在训练营内随意活动。

每个季度结束都有考评,成绩不够会被踢出。

如果有需要出去要跟负责人报备。

熄灯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不定期查房。

PS:食堂只有早中晚三次饭点开门。

真是十分简单粗暴,喻文州心道。

宿舍是两人间,不大不小,和喻文州在学校时差不多。两张单人床,两个电脑桌,再加两个巨大的储物柜,主色调都是蓝色,非常有未来蓝雨基佬庙的风格。


喻文州看过了走道贴的宿舍分配表,他正好是最后一个报名的,没分到舍友,完全可以当做单人间来住。


他自己倒是也不怎么在意这个,对他来说,不需要处理舍友关系其实省去了很多事情。

把宿舍收拾好之后,喻文州拿好账号卡,准备去训练室试试专业的训练软件。


这时候已经五点多了,训练室的人比之前还要少。喻文州随意找个了空位坐下,娴熟地开机刷卡登录。他用半个小时过了一遍训练软件,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很难。


窗外的夕阳渐渐地映在电脑屏幕上,有点影响视线。喻文州不自觉地皱眉,起身去把训练室的窗帘拉上。


站在窗前,少年不经意地抬头望去——天空上的云层结成一团一团的,太阳在地平线之间盘踞着要落不落,霞光透着空隙环绕在身侧,在他的头顶打了个旋儿,仔细地镀上一层灼眼的光。

画面完美的定格在这一刻。



一切都很好,只是有些不真实而已。





3.

第二天早上,几乎所有人都比预定时间来得早,满室的噪杂和着窗外蝉鸣,吵吵嚷嚷地塞满了名为希望的感觉。喻文州找到他昨天做的位置,正好这里还没有人。他坐下时看了眼同桌的少年,对方懒懒地趴在桌上,好像在等着什么。

“等会儿到时间有战队里的人来指导怎么进行训练,大家都在等着。”那人注意到了喻文州的视线,随意解释了一句。

“谢谢,我叫喻文州。”喻文州对他笑笑。

“哦,你好,我郑轩。”郑轩趴着回应了一个笑脸。


没多长时间就九点了,门被推开的时候,大家都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副队长方士镜。


方士镜挥挥手:“咳咳,大家好,昨天也见过几个了,咱们就不自我介绍了。”

训练营的新人们开始起哄。


“安静安静,今天主要是对你们进行一次新生考核,对大家的实力有个初步判断。”方士镜看看下面一众瞬间兴奋起来的十五、六岁左右的孩子们,接着道,“训练软件应该都熟悉过了吧,考核内容就是把每项训练都认真的做一遍,也不难,我等上午训练结束之前的时候来看结果。”

“行了,现在就可以开始了。都加油啊。”

方士镜说完,又在训练室转了一会儿,看过新人的情况才走。

训练营的负责人姓姚,25岁上下,看着挺靠谱。方士镜离开时叫他过来看着。


打开软件的时候喻文州的确是有一些紧张的——很明显这次考核关系的是战队未来对他们的重视程度——喻文州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他之前几乎都是跟网游里的玩家打,现在要与之竞争的则是战队的未来,这真是有点……

“压力山大啊。”旁边的郑轩嘟囔一句。

喻文州在心里认可了这句话。


所有人都认真地开始训练,这种状态下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直到方士镜来的时候,好多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方士镜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亲自把每个人第一次训练的成绩记录下来,说是明天会做一个排名贴在训练室,让大家对自己的实力有个初步的认知。


喻文州这时候反而淡定了,反正已经尽力,如果有不足的地方,早发现也好早补足。



喻文州问郑轩:“一起去食堂吗?”

郑轩关了电脑,随意道:“走呗。”



评论(13)
热度(21)

© 君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