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记忆碎片_2

非正统原著向

黄少闪亮登场

黄少天:那边那个术士,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4.
排名表下来的时候,喻文州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倒数几位里。


第二十三名,倒数第三。


排名表前围观讨论的人很多,比昨天还要吵,有些活跃的孩子开始大声报成绩。大多数都是中游,和原本预计的差不多,也没人觉得出乎意料。


他又找了找郑轩的排名——根本不需要刻意找,就在第二位,非常明显,旁边写着的实际训练数据和喻文州那份对比,差距很大。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喻文州苦笑。



训练营这些人在休息的时候都交流过荣耀里的竞技场胜率,喻文州那时有听到一些,大多数人的场数和胜率都保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他和他们没什么差别,完全看不出孰强孰弱。


然而网游和职业联赛,几十人和几千万人,这个结果,确实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在尽力之前,一切多余的心情都没什么用——喻文州心道。




依然是蝉鸣和着人声,在七月份的夏季,炎热又多变的天气似乎是偌大荒原中唯一的生机,可望而不可即,折磨着这些鲜活的少年们,却又是甜蜜的烦恼。



喻文州把他的成绩数据记在随身带着的本子上,然后回到位置上开始进行系统训练。



他身边的位置还空着,这时候还不到八点半,郑轩要么在食堂吃早饭,要么还没起床。虽然只相处了一天,但这完全不妨碍喻文州洞察一个人的性格想法,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性的行为。



其实并不好。他有些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喻文州被那位姓姚的训练营负责人叫到了三楼的一个办公室里。


他到了之后发现被叫来来的人不止他一个,还有三四个眼熟的面孔在旁边等着,都是训练营的新人。喻文州想到他那惨不忍睹的成绩,顿时有些了然。



办公室里非常整齐干净,家具摆设也都是安静的白色调,明显是被人经常上心地收拾打扫。办公桌后的人只是看着他们,却一言不发。他身后最里面的角落里摆着一盆还看不出品种的植物——纤弱娇嫩的嫩芽看着是刚抽出不久,好奇地探知着外面的一切 ,无所畏惧又天真懵懂,这是无法抗拒的最初的美好。



喻文州跟其他人一样站好等待。



咦,这里的窗户还能看到战队的小楼啊。他莫名地开始出神。



姚肃看着这些人,有些微不足道的难过。



没有人喜欢把别人的希望打碎,然后再将它们随意地扫地出门。


“成绩也看过了。你们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又过了一会,他这么说。



后来姚肃还说了些什么,喻文州已经记不清了,泛黄的画面里只剩下那盆不知名的植物和窗户外那么遥远的陈旧楼栋——其实只隔了一条小路而已。





他把这归咎为——原来记忆有时候也会骗人。




那一场谈话过后的下午,有三个人离开了。


其中一个成绩是中游,另外两个是倒数第一和第二。中游未尝不能再进一步,但被过于美好的幻想打回现实时,总会不自觉地踌躇,然后立刻做一个可能会遗憾的决定。用喻文州的话来说,这是用理智包裹着冲动的无谓行为。


于是喻文州把思绪拉回现实——啊对,现在他是这里的倒数第一了。

郑轩来关心他:“喻文州,你会放弃吗。”



“我不会。”喻文州轻声答。



晚上回到宿舍,喻文州接到了来自喻母的电话——只是没什么实际意义的衣食住行的询问,间接提到几句荣耀喻母也听不明白,只能继续进行一些让人略微无力的关心。


喻文州听着应着,突然感觉有点难过,是那种在海岸线上被涨潮淹没般的怅然的感觉,他想说他挺好的,不用担心,没什么事情就挂了吧,快要熄灯了。


然而他张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如果喻文州是条鱼,这时候大概就要脱水了。



“文州……”喻母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她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感慨地叫了声喻文州的名字,继而带着笑意说——“你说过,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喻文州在电话那头突然长呼一口气,微笑着答:“嗯,妈。谢谢。”


他总不能辜负了这份最重要的信任,而更不能辜负的,是自己的荣耀。








5.
[夜雨声烦]:看剑看剑看剑!!!哪个不长脸的敢跟朕抢Boss???让夜雨爸爸教你做人!!!!


[一叶之秋]:呵呵。


[气冲云水]:呵呵。

[夜雨声烦]:三段斩斩斩斩——————

[夜雨声烦]:卧槽又是这俩嘉世的小妖精——来蓝溪阁的兄弟们跟我上!!!打死这些个不要脸的!!!!!!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想了这Boss只能是百花的!




这时是九月初的一个傍晚,荣耀里比平时还要热闹。地图[无尽沙海]的野图Boss——沙漠领主奥维卡洛——刚刷新没十分钟,各大公会已经来得十分齐全。无尽沙海整个图就是一个巨大的沙漠,偶尔能看见几片占地很小的绿洲和河流。而此时,沙漠里的沙子被几百人那真*百花缭乱的技能撩得满屏都是,实在是十分影响视野。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满屏的文字泡混着沙子,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喧嚣吵闹和“biu——duang——pong——”的技能声音,感觉有点心累。



作为蓝雨训练营的一员,为蓝雨下属公会蓝溪阁出力,在这个时候实在是非常理所应该的一件事情。比如今天,就是公会会长梁易春来训练营找他们帮忙抢一个Boss,这个Boss是暗夜系的术士,技术部需要它爆出的材料,用来给蓝雨的王牌索克萨尔改进银武死亡之手,还是下一场比赛就会用上的,时间很急。再加上这段时间刚开赛一周,职业选手们也没什么事情,来抢Boss热手顺便打几场,简直不要太合适。于是蓝溪阁一众高层深思熟虑,叫了魏琛这个大神级别的,再加上训练营闲着没事的少年们,这才稍稍有点把握。




喻文州的术士ID叫做九州,一身黑袍从头裹到脚,露出一半和喻文州一模一样的脸,手中握着紫色的术士权杖,外观十分契合他的职业,还都是橙装橙武,看起来很有气场。他身边站着头顶ID枪淋弹雨的弹药师,顶着郑轩那张什么时候都懒洋洋的脸。做出一个单手扶额的动作。



“压力山大。”喻文州替他说了出来。




“……”郑轩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关了语音。




[私聊][枪林弹雨]:于是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喻文州看了看一旁没人开怪的Boss,又看了看画面中心已经打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百花队前的弹药专家,带着嘉世的战斗法师和气功师,还有他们所处的蓝溪阁队伍最前面那个聒噪的剑客和他身边巍然不动的术士,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说好的抢Boss呢。



[私聊][九州]:别问我,我手残。



郑轩无奈。



时隔两个月,喻文州的手速问题早就暴露出来——普通玩家巅峰的手速,放在职业圈里,甚至训练营,都只能是个笑话——战队方面尝试过劝退,但明显没什么效果,于是只能任由他去。训练营的新人们也都熟悉得差不多了,组团给喻文州起了个手残的绰号,喻文州倒也是心大,看着跟不在意似的,只是愈发努力,自主训练时间比别人多了一半,唯一能称作是朋友的人也只有郑轩,偶尔还能拿这个梗跟郑轩开玩笑。



郑轩总是十分无语,只觉得这人真倔。




[私聊][索克萨尔]:你看,魏队去开怪了。




郑轩回过神来,仔细一看:原本处于队前的术士正带着Boss朝战场中心飞奔而来——或者用连滚带爬更合适。



[队伍][索克萨尔]:蓝溪阁的都上,注意站位,准备拉怪!



[队伍][夜雨声烦]:魏老大干得漂亮!!!看我的吧!!



夜雨声烦据说是魏琛在荣耀网游里挖到的高手,有天赋有实力的小剑客,这两天在学校办手续,很快就要来训练营报道了。



训练营的人都在传——如果不是年龄不够,夜雨声烦都可以直接去打职业赛了。



喻文州有点不明不白的羡慕,他不再深思,操纵鼠标和键盘在人群中慢悠悠地对Boss放出一个死亡之门。






很好,中了。






蓝溪阁的人一拥而上,输出跟不要钱似的对Boss放出,仇恨变得非常稳定。




喻文州突然看到,最前方顶着夜雨声烦四个字的小剑客在绚烂的技能光效中突然回过头,朝他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错觉吧。喻文州笑笑。






6.
几年后,蓝雨战队的主力们聊起最初,都觉得缘分真是奇妙。


喻文州突然想起来那个回头,问黄少天:那时在想什么。




黄少天愣了一瞬,才答:“就是觉得你这个死亡之手放的特别妙啊。”




那么乱的混战,居然有人注意到,这简直是真爱。——旁边围观的郑轩不由得真相了一发。



评论(1)
热度(13)

© 君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