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记忆碎片_3

非正统原著向
黄少天大手一挥:这条鱼被我承包了!






7.








黄少天来训练营的时候,喻文州刚刚做完上午的最后一项训练——是主练手速的。




今年的秋老虎来得尤为漫长,浅蓝色的窗帘把炽热的阳光遮得严实,隐约有几束小心翼翼地钻进来,在窗帘上融成一团懒懒的光晕。训练室开着空调,是刚刚好的二十四度,舒服得让在座的少年们有些昏昏欲睡。整个训练室只有深深浅浅的呼吸和键盘鼠标的敲打声,错落有致地在房间内转悠。




还有十几分钟就可以去吃午饭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随意起来,有些已经做完训练的趴在桌子上假寐,在这样的氛围中实在惬意。





当然,这些人里不包括喻文州。





喻文州快速又准确地敲打着键盘,屏幕上的黑袍术士跟着他跃动的十指,一起跨过道路上各种各样的障碍——深坑、沟渠、房屋、山岩,同时又要被道路上时不时冒出来的小怪不停骚扰,还要打得路边一堆一堆的穿着绿色制服的人一个不留——这对于喻文州来说其实并不难,甚至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但它居然还有时间限制,这就是一件非常蛋疼的事情了。






屏幕上方开始显示倒计时:5——4——3——2——1——




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他淡定地点开了这项训练的成绩:完成度百分之百,所用时间二十分钟又一秒九四。






完成度的评判标准是不被怪砍到的同时消灭绿制服的数量,这个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少年心性难免焦躁,小怪数量多又神出鬼没,很难避开。大多数人的成绩保持在完成度百分之七十上下浮动,他们都可以让绿制服一个不剩,然而并没有办法避免被这些小怪砍几下。




而他们的完成时间向来是十五分钟左右,和喻文州相比,这个差距就更大了。众所周知,荣耀里刷副本,差几秒都是一个飞跃性的新纪录,更别说整整五分钟。两相对比,看起来还是喻文州的劣势更明显一些。





比如旁边的郑轩,他今天的完成度是百分之七十三点一,所用时间十四分十三秒八一,这个成绩在这项训练里保守估计至少是前三。





不过郑轩倒不是多浮躁,他只是想尽快完成,然后就可以休息吃饭而已,毕竟这种不断重复的脑力加体力的活动实在又累又无聊,压力山大好吗。完成训练有一会儿了的郑轩习惯性地趴在桌子上,在心里吐槽。





喻文州依然淡定地关上电脑,这时刚好十二点整,一分不多一秒不少,已经可以去食堂了。郑轩也站起来,一脸复杂地看着他:难道这人是早就计算好的吗???





喻文州笑笑,把他和郑轩的坐凳推到桌下,整齐的放好。




训练营的其他少年在十一点五十九分的时候就已经朝着食堂飞奔而去,那架势简直和闹饥荒差不多——没办法,身处大吃省对美食都没什么抵抗力,而蓝雨食堂的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





喻文州第一次去食堂的时候还有些尴尬:他总觉得战队把大部分资金都用来打造仅有的两个食堂了,这不合适。




五分钟后,他斯文地吃着这里限时不限量供应的大份白切鸡拌饭,觉得战队真是十分英明。






喻文州和郑轩离开的时候训练室已经完全没有人了,他们早就习惯,出去之前把空调关掉,然后准备关门。





“哎等等等等等等!”气喘吁吁却也不影响说话的少年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冲喻文州叫道。



郑轩前脚去食堂帮忙占位了,只留下喻文州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括噪的家伙:“……你是?”等等,好像有种微妙的熟悉感。





“哦你好我叫黄少天今天来训练营报道荣耀ID是夜雨声烦!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多多关照啊哈哈哈。”黄少天喘匀了气,立刻就对“一家人”展示了他那强大的肺活量。




喻文州了然,分分钟就调整过来,无视那个“一家人”,沉稳道:“你好,我是喻文州,训练营的学员。请给我看看你的报名表。”




黄少天立刻打开他的行李箱,单膝跪下来翻翻找找。训练室外的走道上又闷又热,急得他满脸是汗。




“这里。”喻文州低头看看,指指被一堆零食压住的A4纸。





黄少天拿着它站起来,瞬间松了口气,伸手抹抹脑门上的汗,抬头对喻文州说:“谢啦,给你!”




15岁的少年唇角弯弯,给喻文州一个热情又傻气的笑脸,右脸颊显出小小的酒窝,十分讨喜。额前的刘海不规则地垂下,被他一拨拉又翘起来几根,露出饱满红润的额头和英挺的眉,然后是圆圆的杏眼,上面的睫毛又长又浓密。而鼻梁不高不低,衬着小而尖的鼻头,它们排列在一起,组成精致而锐利的美好少年。走廊尽头的窗户不知道被谁打开了,正午的阳光纷涌而至,从黄少天的身后铺下,簇拥着他来到喻文州的面前。



喻文州几乎要被晃了眼,他接过黄少天的报名表,边看边在心里感慨:真像个小太阳似的。









8.







喻文州本着人道主义关怀的精神,提议带黄少天先去宿舍收拾一下。



他们一前一后地上了二楼,黄少天时不时问几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喻文州嗯嗯啊啊地应付,偶尔回答几句有实质内容的话,黄少天倒也不在意,拖着他的行李箱,十分自得其乐地继续蹦哒。





喻文州顺便给郑轩发了条短信,叫他自己先吃。他看了眼黄少天的行李箱——这里估计没一个中午弄不完。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的宿舍门口,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就是这里啦!222号,多好……的数字……咳。”他略无语地坚持说完最后几个字。





“……”我可以装作没听见吗??喻文州扶额,然后认命地掏出钥匙打开门。





黄少天看看他的钥匙,再看看他,欣喜道:“我们居然是舍友啊!好好好,我看你就是个好人。”





“谢谢。”喻文州宠辱不惊地收下好人卡,侧过身让黄少天和他的行李箱进来。





黄少天扔下行李,四处转了一圈,开始感慨这宿舍居然是带独立卫浴的。






“你知道吗?”他找到宿舍的空调遥控器,开到16度,然后坐在喻文州的床上开始控诉,“我初中是在B市上寄宿学校的,天呐那里一整层都要用公共浴室,简直羞耻play好吗!太不人性化了,还是我大G市好。”






“南北差异还是挺大的。”喻文州敷衍地说。他自然地打开黄少天的行李箱,开始帮他收拾东西。





“你真是个好人,那就麻烦啦!我不行了,先睡一会儿。”黄少天十分不见外,噼里啪啦地说完,瞬间躺倒在喻文州的床上不省人事。





喻文州说:“你穿着短袖吹空调容易着……凉。”他认命地给黄少天拉开自己的被子盖上。





这秒睡技能真是没谁了,喻文州无语,然后继续给黄少天收拾那些乱七八糟的行李。





他默默在心底唾弃自己:颜控什么的,真是要不得。









9.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





喻文州早就结束了下午的训练回来,他这时正坐在桌前写着什么:“我帮你跟姚哥请过假了,就是训练营的负责人。”




“啊……谢谢。”黄少天刚醒来,大脑还有点当机,话都说的少了。








他看了看身上的被子,又看了看对面已经被收拾好的床铺和行李,在心里第N次感慨:喻文州真是个好人!





启动完毕的黄少天说:“喻文州,我们去吃饭吧,听说蓝雨食堂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好吃。”






“嗯,走吧。”喻文州想了想黄少天行李箱里装着的大量零食,毫不意外地应声。







食堂不大,但看得出装修很用心,依然是蓝色调的墙面和桌椅,地上铺着大块象牙白的瓷砖,对训练营来说已经非常好了。







这个时候正是饭点,各个取饭口都排成了长队,桌椅几乎被占满了。但整个氛围却很安静,即使说话也只是放轻声音跟身边的人说。这被训练营一个孩子解释为对美食的热爱和崇敬,而后迅速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包括喻文州。







训练结束就过来了的郑轩冲他们招招手,他很有先见之明地占了个四人桌。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过去坐下,正想开口帮他们互相介绍,就见黄少天已经滔滔不绝地开始说了起来。




郑轩:“……”他心道,果然是那个夜雨声烦,就这话痨程度也是独此一家了。






他们热情而愉快[黄少天单方面]地互相交流了一番,就已经嘻嘻哈哈地成了朋友。





喻文州再次感慨黄少天的自来熟技能,他笑着问他们:“你们要吃什么,我去买吧。”





郑轩依言报了几个喜欢的菜,而黄少天很大气:“我都行,喻文州你随便点吧。”





喻文州应声,找了个人稍微少点的窗口开始排队。





蓝雨食堂主要就是粤菜和中式快餐,喻文州想了想要买的菜色,没多久就轮到了他。





“……还有白灼秋葵,白切鸡拌饭……就这些,谢谢。”



“好咯!”





他提好用透明盒子装着的饭菜,朝自己那桌走去——远远能看见黄少天正在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郑轩则照例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听着。







评论(10)
热度(13)

© 君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