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记忆碎片_4



非正统原著向
喻文州这时对黄少天的感觉有点类似粉丝对明星,私设黄少天的长相十分戳喻文州,而这个时候喻文州的心理防线又不是那么坚挺。黄少天本来就是很善于洞察人心的风格,他能感觉带喻文州对他照顾是因为他的长相和主动,就像他说的,他觉得喻文州值得相交,于是抓紧机会在喻文州面前晃来晃去,无限拉高喻文州对他的容忍度以及刷好感,然后就可以愉快的做朋友了,是的,这个时候的黄少就是这么单纯。

我对他们的理解是,喻文州善于计算,而黄少天善于算计,绝对的1+1>2,但之后也会有矛盾和分歧。这个时候喻文州忍着黄少天一部分是因为脸,还有一部分是他确实觉得和黄少天不太熟,隐约还有种既羡慕又不服气的心态。
这个文里的私设很多,几乎推翻了巅峰荣耀的全部设定,感谢各位还在看的同好们理解。









10.
黄少天见喻文州过来,期待地望着他手里提着的饭盒。




喻文州把它们一个一个拿下来拆开盖子,在桌上摆好。他买了两个菜三盒拌饭,都是一些本地家常的菜色,价格便宜,味道很好,多吃点也不会腻味。




郑轩和黄少天满意地拿起自己那份饭开始吃起来。





喻文州也坐下来准备吃,他那份饭里里面一半是白切鸡肉,另一半是白饭,和黄瓜丝萝卜丝之类的配菜拌在一起,看着就很有胃口。





“卧——!”他们两人刚吃一口,就见黄少天惊恐地看着桌上另外的两份菜之一的白灼秋葵,突兀地发出一个音节,做贼似的看了看周围,又小声地说:“为什么大蓝雨会有秋葵这种泯灭人性的东西????”



喻文州从他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包餐巾纸,抽出一张,仔细地擦了擦嘴,又将用过的纸对折再对折,然后放在原本用来装饭盒的塑料袋里,才答:“嗯?你不喜欢吗?”




“当然!怎么可能会有人吃得下这种毫无人性的罪恶的东西!”黄少天即使小声说话也可以自带感叹号。




“我觉得味道不错呢,而且很有营养。”喻文州放下那块正准备吃的白切鸡肉,慢条斯理地抬起头,望着黄少天诚恳道。




黄少天:“……”




郑轩夹了一块秋葵,津津有味地吃掉:“是啊,我也觉得。”




黄少天默默把那份白灼秋葵朝着他们俩那边推去,安静的开始吃饭。




他对面的喻文州顿时觉得心情非常好。










黄少天开始正式训练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




喻文州的生物钟里一般都是早上七点自然醒,但今天是个十分不同的日子——他六点多的时候被持续了整整二十分钟的惊天动地的爱情买卖吵醒,然后淡定地在神曲声中收拾完床铺穿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漱,打理整齐后,才不紧不慢地找到了吵醒他的罪魁祸首:黄少天随手丢在桌上的手机。




喻文州连联系人的名字看都没看,直接滑动挂断。然后又放回原位上,毫不在意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9]看着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他拉开窗帘,耀眼的金色晨光畅通无阻地被放了进来。





完全没被吵醒的黄少天闭着眼哼唧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他昨晚过于兴奋,拉着喻文州一副要秉烛夜谈的架势,喻文州到了生物钟的时间,硬生生地被黄少天说睡着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的。



喻文州沉默一瞬,走过去推推黄少天:“快起来,该吃早饭了。”



黄少天这才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着喻文州,茫然道:“我在哪里?”



喻文州被他那双刚醒来有些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着,顿感心口被戳了一下,他面上冷静道:“你在蓝雨训练营宿舍,现在是早饭时间。”



“哦!”黄少天恍然大悟,这才起床开始收拾起来,喻文州站在门外的走廊上等着他,例行给郑轩打电话叫他起床——这还是前段时间郑轩怕自己睡过头,又不乐意定闹钟,特意拜托他的。



没一会儿,黄少天就整齐地出来了:“我好了,我们走吧。”


喻文州这时正好挂了电话,抬头端详一番——黄少天今天穿着一件纯黄色连帽衫,上面除了两个大大的口袋之外什么图案都没有,下身是深蓝色牛仔裤和同色系的休闲鞋,看起来活力十足又干净帅气。





他们又是一前一后地走下楼——




“对啦,你叫我黄少天感觉好生分,我们都是舍友了,叫黄少或者少天怎么样,熟悉的人都这么叫我。”










“嗯,少天。”



“哈哈哈哈这就对了,那我可以叫你文州吗?”




“当然。”



“对了,早上六点的时候有人给你打了电话,被我不小心挂了,抱歉。”



“没事啦那么早打的肯定是骚扰电话你挂了挺好的,话说你起的真早,以后能顺便叫下我吗?作为一个起床困难户我觉得自己每天起床都在生死之间徘徊。”



“……没问题。”





他们和郑轩在食堂碰到,买了早点坐在训练营里的小院吃着。蝉鸣鸟雀的声音从墙外的树上传来,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伴着食物的热气和黄少天的说话声,渐渐形成一种奇妙的节奏。从敞开着的大门里远远的望去,郊区的绿色明亮透彻,自成一道风景。再远处有片不大的山林,天光乍破时,重影叠下,用清晨飞散着的云团作笔,抹成一副浓郁厚重的水墨图。













12.



他们到训练室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喻文州早就想到时间太早,特意先去姚肃的办公室要了钥匙——结果却被告知门已经开过了,三人只惊讶了一下,也没多想。偶尔有人起得早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他们进去的时候还是很惊讶——来的人是魏琛。



“小兔崽子敢挂队长电话了?”魏琛叼着跟没点燃的烟,他穿着蓝雨的夏季队服,胸口印着大大的蓝雨两个字,顺手揉了把黄少天的脑袋,好好的发型顿时就没法看了。



黄少天跳起来,瞬间炸了:“靠靠靠你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啊我都没听见!不要揉啊会越来越矮的好吗魏老大!”




郑轩这时才找到机会说话,尽量正经起来,道了声魏队好,就准备先去训练,看这俩人似乎还有得聊,他可不想一直站着。


而喻文州这时心情十分复杂,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早上那9个奇葩的电话是魏琛打的——他沉默一瞬,跟着郑轩对魏琛问了声好,决定忘了这件事情。



魏琛终于高抬贵手,放过了黄少天那一脑袋毛,转头看了看:“哎……这是喻文州和郑轩吧。”




喻文州心下疑惑,魏琛之前也来过几次训练营,认识郑轩不奇怪,成绩摆在那呢。但认识他就有些不正常了。



郑轩已经开始训练了,没有听到。而喻文州面上向来不露分毫:“是的,魏队。”








“啧……行了,都去训练吧。”魏琛莫名地感慨一声,就准备走了,临了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认真道:“有问题找老姚,或者去战队找我也行。”









他见黄少天大声应了,这才放心地离开。





13.




黄少天对专业的训练上手很快,只用了一个上午就可以玩的很溜,还不小心爆了几个难度不大的记录——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荣耀的天才,喻文州又在心里感慨,他发现自从遇到黄少天之后就总是在感慨。












已经习惯的枯燥训练,对训练营的任何一个少年来说都完全可以提早做完。只是喻文州总会把基础训练重复再重复,然后算好时间做对他而言压力较大的手速专项训练,大部分时候都能赶着点完成。




郑轩跟他同桌,被喻文州带得也开始重复基础。总不能被好友落下——即使对方和他比起来手速差了太多。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另一边,他完成训练之后就时不时地瞟着喻文州。




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皱眉,小声道:“文州你的手速也太慢了吧,就算是日常训练也不好应付啊。”黄少天想了想,又觉得喻文州不是会敷衍了事的人,“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没有,我的手速确实比较慢。”喻文州嘴上答着,手下的操作却也没停——虽然在黄少天看来,这样的手速他一只手就能完爆。


黄少天有些尴尬:“哦……这样啊。”


他十分清楚每个人的手速都有一个上限,区别不过在谁高谁低。如果说黄少天自己是一栋三层别墅的高度,那喻文州顶多也就比一楼客厅的茶几高出那么一点点。虽然很夸张,但这就是事实。



喻文州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把精神专注在训练上,尽量不再多想。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和郑轩一起去食堂吃饭。喻文州明显有些兴致不高,他吃了一小半白饭就觉得饱了,准备把剩下的带回宿舍下午吃。


郑轩和黄少天还在吃着,喻文州起身收拾好他面前的食物,对二人笑笑:“我差不多了,先回去睡一会儿,太困了,你们继续。”




郑轩应声,继续吃,喻文州这种情况每个月都能来几次,让他自己调整就好,郑轩习惯了。而黄少天沉默一瞬,果断放下筷子收拾饭盒,准备跟喻文州一起回去。


“别了,你又不用午休。”喻文州看着他,无奈道。




黄少天义正言辞,拉着他就走:“谁说的,午休有利于健康成长,走吧走吧我都要困死了。”





来食堂吃饭的都是训练营的人,他们早就在网游里听说过夜雨声烦的大名,十分好奇,训练室里没找到机会,本来准备等一会吃完饭来近距离围观一发,结果吃到一半就见黄少天跟那个手残的喻文州拉拉扯扯地走了,顿感遗憾,只能继续吃饭,之后再说。




喻文州走的很快,黄少天几乎有些跟不上他。



“喂,文州,文州!”黄少天在后面叫他。



喻文州这时十分不想说话,他突然有点烦黄少天,有些冲动地想叫他别跟着了,他的办法总是很多。



但他到底没开口,由着黄少天跟,一直到宿舍门口。喻文州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坐在他的桌前,记好上午的训练数据。然后收拾好上床,准备午休。




黄少天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盯着喻文州看来看去。




喻文州背对着他闭上眼睛,然而被这么看着根本没法睡。他本来不想迁怒黄少天的,毕竟这和黄少天完全没关系。



喻文州又坐起来,他正想说什么,然而还没开口,就被黄少天打断了。






“我跟你港,这种时候绝对不能一个人待着。”黄少天认真地说,他伸手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虽然我们刚认识不久,可能对你来说我连朋友都算不上,但我觉得你人很不错,真的,所以这种时候我有必要陪着你。”



前后有什么因果关系啊……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



“安慰的话我没有必要说,因为你心里肯定什么都明白,你这样的人能坚持下来也一定早就在心里想好了解决的办法,我相信你。”



黄少天顿了一下,突然笑起来。


“睡吧,文州,午安。到点我会叫你的。”








喻文州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了,他沉默地躺下,在黄少天的注视下安然睡去。











评论(3)
热度(9)

© 君临鹤 | Powered by LOFTER